木子渊然

【三日月×审】手心的月亮

清水向,突然的脑洞,第一次试着玩刀剑乱舞同人文(乙女确实少女心、羞耻心爆棚23333),灵感是那个测CP关键词的链接,虽然用上了词,但觉得有点不太对……哈哈不要在意,开心就好~



关键词:牵手 相隔万里 家庭



她喜欢三日月宗近,虽然她相当克制且并没有打算发展下去的想法,但她的感情在这群付丧神眼中还是形同实质,但是没有人贸然打破这份“平静”,他们维护着她最后的脆弱。



她其实不缺乏追求者,毕竟她是美丽、灵力高强的审神者,她自己本人也头疼为什么偏生爱上不同种族的他——美则美矣,却是天边不可、不能触及的明月,一如他的名字。



再其实,时之政府也并不禁止付丧神与人类相爱,她本大可不必这么忌讳……但是,如果你亲耳听到你所爱慕的人说“不管是时间还是人类的生命,都是短暂得留不下痕迹的东西啊”这样的话,想必你也摸清了他对世间一切的处置态度。



她不想自寻烦恼,于是想要放弃——她偷偷地暗恋就好,能陪着他就好,也许某一天,她会遇到一个正确的人,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



所以她礼节越发到位,会陪着他喝茶,会给他佩戴好御守,也会在安排事务前询问他的意愿,却尽量避免一切接触和独处的机会。



但三日月并不满意。



他不知道自己初来乍到的那一句评价会有这么大影响。他只知道随着自己越来越适应人类的身体,在清楚了审神者对自己的感情后非常不能理解她的放置处理——难道她一个年轻人都比自己这个老人家要更没活力吗?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她有更多一点的回应的呢?是感慨于她温柔包容的为人处世?是看到她看着自己时偶然泄露出来的悲伤深情?还是看到她耐着性子与对她有意的男子交谈,那副虽然带着笑容却眼神凉如水的模样?



他是有些贪心的。她既然给了他人的身体,给了他情感,又擅自给了他自己的心意,又怎么能装作无所谓地要与他隔开遥远的距离。他想要的,是她的回应,回应他此刻称得上焦灼的心情。



她又答应了一位男审神者出去游玩一番的请求,三日月听在耳中,虽然仍旧满脸微笑地与她确认最后的出阵名单,但一丝丝恼怒却在心中滋长。



是夜,月凉如水,她带着满身满心的疲惫晃悠着回到本丸,心中打定主意今后几个月内暂时不接受邀约,却在抬首间意外地看见三日月宗近穿着舒适好看的浴衣在走廊上喝茶——这么晚了,他不是一向早睡早起的么?而且穿的居然不是那套标志性的老人内番服,简直和突然兴起出门赏玩一般。难道今天他出门游玩了?真是难得的兴致啊……



这么想着,她便慢慢走到了三日月的身边。



“三日月殿下,晚上好。”



好看得过分的男人转过头来淡笑地对她点了点头:“晚上好,主殿。”深蓝眸子里的弯弯金色弦月在月光的映照下清晰地浮现出来,仿佛漾着动人的波纹。



她被惊艳得微微叹气,认命般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顺手把拎在手中的点心放下:“这么晚不睡,还喝茶,您是失眠吗?正好,这点心据说很有名,是一个朋友排了好长队才买到的——唉,还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他呢。”她微微一笑,带着欠人情的无奈。



“是今天一起游玩的同伴吗?”三日月状似无意地提起。



“嗯,是啊。”她没有察觉什么异常,自顾自地拆开了严密包裹的油纸,“不过据说是和果子,我也不是没吃过……但是您也知道,我来自另一个国度,不是很吃得来……再加上这和果子实在是个风雅的东西,让我这个糙人吃也实在浪费,您倒是可以瞧瞧。”



三日月连看都不是很想看,但他不会那么浅薄地赌气,他顺势看了眼精致的和果子,笑了笑说:“是啊,主殿的家乡与这里相隔万里呢……嗯,点心看起确实是精致的物件,只是太晚了,我也不想睡不好——人类的身体真是麻烦啊哈哈哈!”



“没事,明天再吃也是一样的,莺丸应该也会喜欢。我去把它放冰箱。”说完,她起身就要走,“三日月殿下快回去休息吧,人类的身体确实需要好好照顾才行啊!”



“可惜今晚有点失眠,小姑娘不能陪陪我吗?”他又露出这种犯规的迷人笑容,一眨不眨地瞧着她。



她心脏跳漏了一拍:“我……我去把东西放好,一会儿回来陪您聊聊天,请稍等!”说完快速离开,将遮不住情绪的脸埋在夜色中。



三日月眯起眼最后看了眼她怀中的点心,脸上露出明显的不悦。



她整理好心情又理了理衣摆,回到走廊,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坐下。



三日月为她倒来一杯温水:“小姑娘就不要深夜喝茶了,再陪我坐一会儿吧,很快就会让你回去的。”



他的贴心让她有点伤感,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谢谢。正好我也失眠,可以陪您多一些。”



三日月笑弯了眼睛,瞳孔中的月牙儿更加璀璨了:“甚好甚好。”



“三日月殿下今天出门游玩了吗?”



“怎么忽然这么想?”



“很少看到您穿着内番服和出阵服以外的衣服呢。”



“是啊……也许是寂寞太久了……”三日月隐去笑容,安静地看着天空。



她一愣,忽然有点心疼:“对不起……”



“哈哈哈,小姑娘怎么突然道歉呢?”



“我唤醒你们,你们却被限制着……是我没注意你们的生活,以后我会……”



“主殿多虑了。”三日月制止她的自我批评,“我并不是感到无聊啊,只是最近觉得……想要点什么……”



“嗯?”她笑了,“‘老爷爷’终于变年轻了么?您想要什么不妨和我说说?也许我可以帮您。”



三日月微笑,点了点头,然后突兀地抬头道:“你看那月亮。”



她抬首,一轮冰轮般美丽的月亮映入瞳孔中,一瞬间,心中的忧郁都冲淡了一些。



“月亮……好美啊……”她徐徐吐出一口气,没有注意到一旁落下来的视线,“想到每年中秋,家里会一起吃月饼,赏月,还会做一大桌好吃的庆祝……真是悲哀啊,当年居然那么不爱惜时光……”



三日月眼神闪了又闪,最后有点无奈地笑叹了口气:“这么美的月亮,你想到的居然是这么伤感的事。”



“不啊,”她微歪了歪头,笑了,“很开心的回忆——我所有的,只有这些回忆了。”来到这里,失去了家庭,失去了朋友,原来的世界已经将自己遗忘在时间的角落,她已经孤身一人……



“哈哈哈,真是伤心呢,主殿不是还有我们吗?”



她愣了愣,心头一暖:“是啊……我还有……”她低下头来,带着歉意对三日月说着,“抱歉,我并没有把你们当外人的意思,我只是……你们是我的家人,我除了回忆,还有你们啊……”



“小姑娘能这么想就好了,”三日月忍不住叹了口气,“只是……是什么身份的家人呢?”



她怔住,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弯来:“什……什么?”



三日月敛去笑意,眼睛微微睁开,颇为认真地直视她的眼睛:“您觉得呢?”气势,一瞬间压了下来。



她心脏一阵失控,最后借着困意,落荒而逃。



所以……三日月究竟是什么意思?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跑了,是不是显得太欲盖弥彰了?



第二天早上,她仰躺在床上,颇为后悔地想着。



她究竟还在妄想着什么呢?不要闹了,他本意也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自己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私心罢了!



走出房间,她正巧碰见三日月从门前经过。



“三日月殿下,早上好。”



三日月没有回应,只是安静地看着她,不说话也不走开。



“……三日月殿下?”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今天没洗漱干净?还是衣服没穿好?



“主殿真是冷漠啊……”他忽然开口。



“……啊?”



“明明互表了心意,却还装作没事人一样。”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傻了,不然怎么没听懂三日月的话,“三日月殿下……?”



“主殿不记得了吗……”三日月稍稍弯下腰迁就自家主殿的身高,脸凑近了对方的脸,“昨晚不是都说了‘月色好美’的话么?”



她彻底石化了——“今晚月色真美”这句话的隐藏含义她当然知道,但是……努力回想了一下——



“……三、三日月殿下……那个……”



“主殿要否认?”三日月一副受伤严重的模样,仿佛瞬间从樱吹雪变成了红脸加重伤,“我真是伤心呢……本来都打算今天带您出门一起游玩的。”



她惊呆了,这才发现三日月今天的确穿着得体美观的和服,帅气而又高雅的模样足以秒杀一切。但是……



“不……不是……”她力图搞清楚现状,“三日月殿下……您……您的意思……?”是她想多了,还是这根本就是个荒诞的美梦?



三日月微笑着放弃了说明,直接牵过她的手,手指有力地扣住她的指节:“那么,我们出门吧!”



指间温暖而有些粗糙的触感提醒她这不是虚假的梦,认识到这一点时,她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这个意思,是自己的心意收到了回应?!



之后出门玩耍的全程,她都处于一种傻乐和呆滞的状态,直到回到本丸被忍俊不禁的三日月爱怜地抱住时,才悠悠清醒过来。



“所以,主殿可以回答我了吗,关于昨晚的事,您可还记得?”他的眼睛带着笑意,模糊的金色月牙儿仿佛都透着喜意。



“我……我当然……记得!”她决定勇敢一次——好了,她该去清理一下那些追求者的消息了!

评论(6)

热度(6)